,[退出]
GTS全站搜索
  • 产品专区
  • 法律法规
  • 研究与发现
  • 互动问答
  • 咨询项目

跨国情报交换引发高收入移民调查 追缴3474万元税款




  5处豪华房产、6辆名贵汽车……中国移民夫妇与此不相符的低收入申报纳税引起了移民国的注意。利用移民国发出的跨国情报交换请求,广东省中山市地税局经过历时两年半的调查,最终找出了当事人持股企业的隐名股东,依法追缴个人所得税税款3474.37万元。
 
  嫌疑:跨国情报交换引发高收入移民调查
 
  2015年7月16日,随着广东省中山市某企业最后一笔代扣代缴其隐名股东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项目个人所得税2118万元的入库,一起利用跨国情报交换调查高收入移民的涉税案件终于画上了句号。本次情报调查核实工作历时两年半,共依法追缴税款3474.37万元。
  2012年末,C国税务局通过我国驻国际联合反避税中心(JITSIC)代表处向国家税务总局提出协助请求,希望我方提供中国移民X某和L某夫妇在华的收入和纳税情况。
  X某和L某夫妇原籍中山,于2006年12月移民C国,并在C国一直按低收入申报纳税。但C国税务局掌握的资料显示,X某和L某两人在C国期间共购置了5处豪华房产、6辆名贵汽车,并在中山市内购置了3处房产、2块土地。X某银行账户同期有大量来自中国亲属的资金汇入记录,且汇入频率高、金额巨大。C国税务局怀疑两人没有如实申报在华财产和收入,存在避税嫌疑,因此通过国际联合反避税中心向我国发出税收专项情报,请求协助核查该夫妇在华收入和纳税情况。
 
  排查:对情报涉税企业铺开调查之网
 
  根据C国的情报线索,本次调查涉及当事人曾直接或间接持股的13家企业,这些企业分布在中国境内三个省份,其中8家企业在广东省,并全部在中山市辖区内。接到情报调查任务后,中山市地税局迅速成立专项工作组,制定工作方案,铺开调查之网。
  中山市地税局税务人员通过征管信息系统迅速掌握情报所涉企业的税务登记信息、生产经营状况及当事人申报纳税情况等基础数据,并向本市公安、国土、工商、银行等相关单位发出协查文书,全面了解X某和L某夫妇两人的出入境情况、资产购置存量、股权拥有情况和资金流水信息等。通过对大量信息数据的梳理排查和归集统计,该局税务人员就C国提出的核查要求逐一研究,按时完成了情报核查及层报回复工作。
  在此基础上,中山市地税局专项工作组延伸运用情报,进一步排查涉案人员在我国境内是否存在涉税违规的行为。专项工作组展开案头分析,对X某夫妇国内亲属2009年~2011年的纳税申报情况、双方借款合同等资料进行分析,对其借款能力及借款行为的真实性进行评估。另一方面,工作组溯查资金源头,重点对X某母亲银行账户的大额资金收支记录进行分析,筛选并锁定疑点企业。同时,对情报信息涉及的企业以及通过核查发现的其他关联企业的生产经营及申报纳税情况进行逐一排查。
 
  破局:多次约谈取证终获关键信息
 
  根据C国税务局多次传递更新的情报需求,中山市地税局专项工作组先后对X某和L某两人的国内亲属开展三阶段7人次的约谈取证,希望通过约谈获取国(境)内向X某银行账户汇入资金的相关信息,寻求线索及证据。约谈期间,税务人员虽多次向约谈人员宣讲税收政策和法律风险,试图运用心理攻势打开突破口,但进展却不理想。X某母亲以年事已高为由缺席,其他亲属在多次约谈后不再配合,调查一时陷入困境。
  专项工作组迅速改变调查切入点,利用全市19家银行机构提供的涉案人员及其亲属名下银行账户的交易记录,筛查其中交易频繁且金额巨大的疑点企业和个人,最后将3家企业列为重点核查对象,通过对这些企业法定代表人开展约谈取证,最终,工作组获得了关键信息,即X某母亲为企业的实际投资者,企业向X某母亲大额转账的款项是向其借款。为此,工作组下户核查并调阅相关企业2005年度~2013年度财务报表、账册及凭证资料,核实X某母亲与企业间的资金往来情况。通过反复调查取证,确认了X某母亲以借款为由,长期套取其隐性持股企业的生产经营所得,再通过多名家族成员的香港银行账户逐步将国内投资所得向C国转移的基本事实。
 
  收官:依法追缴税款3474.37万元
 
  依照有关规定,中山市某企业实际投资者X某母亲从投资企业处取得的借款,在纳税年度终了后尚未归还、又未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部分,应视同企业对其的红利分配。中山市地税局专项工作组依法要求企业按照“利息、股息、红利所得”项目代扣代缴X某母亲个人所得税共计3474.37万元。
  历时两年半的调查,前后翻阅核查了上万条银行账户交易记录、2300多条出入境记录、10家企业横跨9年的工商登记及变更资料、9宗不动产的产权登记材料,中山市地税局专项工作组经过不懈努力,有力地维护了国家的税收主权和税法尊严。(中国税务报   作者:吴敏哲   况淑敏)


 

点击收藏
GTS会员评价
张志宏 英迈电子商贸(上海)有限公

“营改增”对于服务接受方企业的影响主要在于:继续使用的是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是营业税发票?是否所有的业务都要收增值税发票?业务名称是否就等于业务实质?……”营改增”扩围也进一步的加剧了服务与物流企业和客户之间的税务分歧。

孙午珊 国家税务总局企业所得税司副

中国现行税制结构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税制结构不尽合理,在流转环节征税税负较重,“双主体”的税制结构还未充分体现,税制结构不完全适应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需要税收政策须进一步调整、完善。

穆志谦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

在改革开放初期外汇是稀缺资源,但现在外汇又过多了。中国的央行是由人民银行加外汇管理局组成的,相当于美联储。近年来外汇储备增加逐渐放开,外汇政策的变化非常的快速,但也一定带有滞后性和弹性。

靳东升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

现在中国税制改革和政策的制定公开的透明度越来越强,广泛的征求社会意见这种事越来越多,我们大家税务经理对企业政策不合理的部分,大家多提意见对完善税制有帮助的。税法的完善需要我们大家的参与。

周杰 海关总署上海商品价格信息处

在日常对进口货物审核过程中,第一原则首先是判断是不是存在成交价格,如果进口货物存在成交价格的,那么海关就会首先适用成交价格这个方法,当然在适用成交价格方法过程当中,还会涉及到很多的价格调整因素,比如说其他应税的费用。

周自吉 税务与转让定价主管合伙人

企业享受这些相关税收优惠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些交易,这些交易的本身必须要符合转让定价的原则。比如卖一个无形资产的过程就会涉及到转让定价。所以这种交易本身的定价必须合理,否则就会引出很多后面的隐患。

邹海日 奥托昆普不锈钢(中国)有限

海关和税务机关存在着一定的相互矛盾。海关是希望企业的进口价格越高,那他的税收也越多。但是从税务局角度说,企业进口价格高,意味着成本,成本高了所得税就降低了。如何去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利益分配,对企业来说是比较难办的话题。

傅嘉 联合包裹管理有限公司北亚区

当我们服务财务部的时候,大家也要有意识的跟我们财务部沟通,或者自己做财务有这个意识,如果这个东西觉得有一些不确定的部分,或者即便自己觉得都是正确的部分也要留一点余地。

Stanley Huang 惠普公司 亚太区税务总监

税务部门没有战略目标,每天只知道处理发票是没有意义的。税务部门的战略目标常见的一点就是降低全球有效税率,要让全球现金流动不受税务的影响。

Annemiek Kale 达能婴儿与医疗 税务总监

通过税务合约,使纳税人对政府机关的政策更了解,企业可以根据现有的条款和对未来的预测,进行提前6个月的规划。现在多数荷兰企业从以前传统风险控制变成了现在的流程控制,进而规避纳税方面的风险。

GTS合作伙伴